请您留言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今天是2020年7月12日,欢迎访问华中王氏网!

孔子竟然是个"官迷"?

发布日期: 浏览次数:1709

“我待贾者也”

孔子的学问,主要是关于政治和伦理的。政治的要用于官场,伦理的要用于社会。

这些学问要想用得上,只有一条路:做官。

孔子想做官吗?想。据《论语·子罕》,有一次,子贡忽然问他的老师:如果这里有一块美玉(有美玉于斯),咱们是把它藏起来呢(韫椟而藏诸),还是找个合适的人卖了呢(求善贾而沽诸)?

孔门师生之间的对话既然像打哑谜,不能就事论事,则子贡前面说的话也就不是要做买卖,而是在打比方。子贡的问题很清楚:一个人才,一个士(美玉),是应该隐居呢(韫椟而藏诸),还是应该从政(求善贾而沽诸)?这个意思,孔子当然懂,便飞快地说:卖了吧,卖了吧(沽之哉,沽之哉)!我这正等着卖呢(我待贾者也)!

贾,音古,商人的意思;也通价,价钱的意思。如果是后者,则孔子的“待贾”,就要读作“待价”,也就是在等好价钱。事实上“待价而沽”这个成语,就从这里来。但我更赞成许多学者的观点,所谓“待贾”,是在等好买主,即子贡说的“善贾”,也就是识货的人。对于孔子来说,“识货”恐怕还是比“价高”重要。这当然也可以讨论,但不管怎么说,孔子一口气说了两个“沽之哉”,他急于从政的心情,已是跃然纸上。

三大原因:急于被人所用

孔子的急于从政,还惹得他另一个学生不高兴。这个学生就是子路。

据《论语·阳货》,孔子曾经有过两次被人招聘做官的机会,但是,这两次招聘都有问题。有什么问题呢?招聘者是叛军。子路就不高兴了。

第一次,子路说:没有地方去(末之也),也就算了(已),为什么一定要去那种人那里(何必公山氏之之也)?第二次,子路的话就更不客气。子路说:过去,仲由曾经听先生说过(昔者由也闻诸夫子曰),出尔反尔当叛徒做坏事的人(亲于其身为不善者),君子是不到他那里去的(君子不入也)。现在那家伙阴谋叛乱(以中牟畔),先生却要去帮他,请问怎么解释(如之何)?这话问得一针见血。且看孔子如何回答。

第一次,孔子回答说:他们招聘我,难道是白招吗(夫招我者,而岂徒哉)?答案不言而喻:不能白招。孔子说,如果他们真的用我,我就把那个地方变成东周(如有用我者,吾其为东周乎)!回到东周,正是孔子为解决当时社会问题做出的设计。可惜,这个设计一直没有机会去实施。现在机会来了,能不抓住吗?

这就是孔子急于做官的第一个原因:实施政治蓝图。

上一条:淮南潘集王氏上源的三个传奇故事   下一条:古代的状元并不一定能当上大官

相关文章

  • 王府井是谁家的井?
  • 王安石生活节俭的趣闻
  • 王子乔骑鹤
  • 为您揭秘:毛泽东族谱背后的故事
  • 奥巴马家谱引出的故事 与孔子的渊源
  • 三槐王氏的故事
  • 大吉羊与大吉祥
  • “无锡”的“命名”与王氏的缘源